A2

深更半夜忙杀猪 2019年10月11日

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田云兵 张远刚 通讯员 田维福

“覃书记啊,我是钟家垴的老钟呀,我老婆突然晕倒,急需送医院,手头没钱……就栏里两头猪还值点钱,但现在卖又来不急……”去年5月18日凌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长阳土家族自治县都镇湾镇峰岩村“第一书记”覃玉红从梦中惊醒。

“老钟,千万别急,我马上赶到”。覃玉红立马起床,脸都没来得急洗,就直接往老钟家赶。

覃玉红进门一看,只见老钟的妻子平躺在铺板上,脸色惨白,额头冒汗,已不能说话。赶来帮忙的村民有十几人,一辆“面的”已停在稻场上。

老钟见到覃玉红就像见到亲人一样,赶忙迎了上来。“覃书记,你看这儿就是我的两头猪,多少应该值几个钱。我想请你帮我找个买家,能卖多少是多少,救命要紧……”

“您别说了,赶快送人去医院,其他的事我来负责。”覃玉红说完,从衣袋里掏出2000元现金塞到老钟手里,“你先拿着用,有了再还我。”他的这一举动让老钟感到很意外,但眼前的确差钱,老钟也就没推辞。

“要在这大热天里卖掉两头猪,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目前市场不好,价格低也无人收。倒不如杀了卖肉,也许还能多赚几百块钱。”覃玉红趁前来帮忙的村民还没散去,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很快得到了在场村民的赞同。

覃玉红迅速派人去找杀猪佬和检疫员,然后对帮忙揪猪尾巴的村民进行了简单分工。忙乎一阵后,他坐下来小憩喝茶。“这两头猪的肉少说也有两三百斤,卖给谁呢?”覃玉红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一个远房亲戚在县城卖猪肉。几经打听,他终于弄到了电话号码。在讲明了事情的原委后,远房亲戚爽快答应了,但要求在清晨6时前要把猪肉送到县城。

烧开水、洗腰缸、架木梯……正当覃玉红和村民忙得起劲时,不觉天气骤变,突然电闪雷鸣,瞬间下起了暴雨,又是两声惊雷,电停了,漆黑一片。

“这可怎么办啊?若不连夜把猪杀完,就不能确保清晨送肉进城,会影响别人的生意。”来不急多想,覃玉红立即开车到山下一家小卖部购买了一大包蜡烛。回到老钟家,覃玉红安排村民将蜡烛点燃了10多支,虽然没有电灯亮,但还是可以勉强凑合。

“我杀了大半辈子猪,点起蜡烛杀还是头一次。”杀猪佬感叹。两头猪杀完,已是凌晨4时多。覃玉红也没时间张罗村民们吃饭,拉上猪肉就往县城跑,硬是赶在6时前将猪肉交给了远房亲戚。一过秤, 156公斤,按市价每公斤24.6元,总共3838元。

拿到这笔钱,覃玉红来到医院,联系上了老钟。推开病房,覃玉红见钟嫂半坐在床上,病情显然已有好转,心中的担忧终于消除了。随即他把卖猪肉的钱递到了老钟手中。“两头猪都卖了,这是3838元,您数数。我们自己杀哒卖,多卖了好几百块钱呢!”覃玉红颇为得意地说。

当老钟从覃玉红手中接过现金时,感激地说:“覃书记,你比我的亲人还亲。要是没有你帮忙,我真不知咋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