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9

消失的罗镜滩 ——从小渡口看长江之变 2019年10月11日

“我年轻的时候都在罗镜滩,用新兴的话讲,这里是我的青春。”秋天午后,阳光依旧强烈,把“船老大”吴克喜的脸庞晒得泛红。年近50岁的他站在长江边,望着滔滔的江水和对岸鳞次栉比的高楼,心中充满不舍。

作为土生土长的湖北宜昌人,吴克喜从20多岁开始在长江跑船。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吴克喜却失业了。

1996年,他创建了海龙运输有限公司,专门经营点军区艾家镇罗镜滩渡口到对岸伍家岗区五一广场的轮渡航班。今年6月28日,为减少人为活动对宜昌中华鲟保护区的干扰,罗镜滩轮渡关停,海龙停摆。这也是宜昌市城区江段最后一条轮渡。

曾经人来人往的罗镜滩渡口被围栏隔断,开始变得杂草丛生。

虽然同为宜昌城区,但点军区与对岸伍家岗区却有着巨大的差距。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艾家这个背靠大山、面朝长江的峡江小镇交通十分不便,轮渡是与外界连通的唯一方式。农民卖菜、学子求学、孕妇分娩都需从罗镜滩乘渡船去往繁华的江对岸。

71岁的蔡大铭是艾家镇出了名的“百事通”。追忆往事,他调侃道:“以前交通闭塞,去对岸城区要整整一天时间,既要早起赶船,还要人多得都紧巴地箍在一起,挤得人很难受。”

小小渡船连接长江两岸,也撑起了人们的生活。

“罗镜滩轮渡虽然是从今年6月正式关停,但之前已经日渐萧条。”吴克喜介绍,鼎盛时,罗镜滩是人流交织的“小上海”,菜农外出卖菜,工人赶来上班,每天有超过2000人次乘坐渡船。而在渡口关停前夕,这一数字下降为500余人次。

蔡大铭将这个变化主要归结于交通条件的改善。蔡大铭说,随着沿江公路和跨江大桥的修建,人们出行有了更多、更灵活的选择。“现在多条过江通道连通两岸,天堑变通途,大家开着自家的车,一天想往返几次都不成问题哩!”

产业转型也导致人们对轮渡的需求大大减少。

化工业一直是艾家镇的支柱产业。在艾家镇所在的宜昌市,拥有丰富的磷矿、航运、水源等优势,磷化工产业一直闻名全国。

罗镜渡百米之遥的下游,就是田田化工厂区。这个兴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原宜昌县化肥厂一直生产得红红火火,每年不仅上缴数千万元的税收,还吸纳大批外来工人就业。

然而,化工业粗放式发展所带来的环境污染让人触目惊心。原田田化工机修车间工人王清华回忆称:“那时,黑色的粉尘漫天飘扬,住在街边的人不敢打开窗户;产的橘子也没有人愿意买,因为一摸就是一层灰。”

随着长江大保护工作的持续推进,2017年,这一情况迎来重大转折。当年9月,宜昌市出台《关于化工产业专项整治及转型升级的意见》等文件,制定3年行动方案,计划关停整改不达标企业,转产改造升级安全环保风险较低的企业,最终破解“化工围江”难题。

田田化工正是这场“壮士断腕”行动打响的第一枪。两年多过去了,曾经浓烟滚滚的厂区停工,厂房设备全部拆除,受到污染的土壤也得到了修复治理,平整干净的岸线重回长江。

监测数据同时显示,宜昌城区空气优良天数达到274天,为近五年来最好水平;长江干流断面总磷浓度持续下降,持续稳定在二类水质以上。

“虽然我下岗了又两度更换工作,但天越来越蓝,空气越来越清新。我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一切都是值得的。”王清华说。

艾家镇党委书记魏海介绍,伴随化工厂关停搬离,许多工人离开,对轮渡的需求日益减少。但环境变好了,自驾休闲的游客们进来了,镇里不少人开起了农家饭馆,搞起了电商销售,不出家门却收入翻几番。

艾家镇也被纳入了宜昌市新区建设开发规划,将以文化康旅、创新研发产业为导向开发,发展前景大为可观。

在罗镜滩渡口下游约2公里处,一座投资30多亿元的现代化长江大桥已初成规模,将于明年底通车。“等明年这座桥建好了,到江对岸的时间可以再缩短一半。艾家镇将会迎来新一轮变化。”王清华憧憬道。

新华社记者 李思远 乐文婉 (新华社武汉9月24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