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0

伍家岗长江大桥建设者刘瑞: 我的青春我的桥 2019年10月11日

到达作业平台必须要通过30米左右的临时楼梯,身材还比较苗条的刘瑞也要侧身才能通过。这段楼梯他最多时每天要上下十多次。

在100多米的高空,一只调皮的蜻蜓都能给枯燥的高空作业带来一些乐趣。

每天下班回来,儿子都会在门口等自己。来不及脱去工作服的刘瑞一把将儿子搂在怀里,一天的劳累顿时就没啦。

其乐融融的一家人。

伍家岗长江大桥的建设者大部分是和刘瑞一样的年轻人,他们也是中国建筑工程师的代表,是中国建筑业的未来和希望。

塔体越高安全风险越大,工地安全员钟艳军(左)一到作业平台就和刘瑞交流平台的安全防护问题。两人一直为工程进度和安全生产之间的矛盾进行讨论,有时还会发生争执。但每次都是刘瑞做出妥协,毕竟安全在所有选项里是最重要的。

10月4日8时许,刘瑞如往常一样来到伍家岗长江大桥主塔下,静静地望着矗立在蓝天白云下的塔体。

90后小伙刘瑞是伍家岗长江大桥主塔的技术主管。从6月1日进驻工地起,刘瑞每天都要在塔体上下无数次。

站在塔上,放眼望去,长江奔腾不息,夷陵长江大桥横跨两岸,磨基山巍峨耸立……宜昌这座城市,慢慢走进了山东人刘瑞的心里。

“伍家岗长江大桥是宜昌实现‘一江两岸’共同发展、构建‘四纵五横’快速路网的重要控制性工程,意义重大,我一定要严控质量,将之建成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大桥。”刘瑞暗下决心。

主塔是整个桥梁的关键受力点,犹如人的肩膀,要把整座大桥稳稳地扛起来,刘瑞深知其重要性。

刘瑞和同事们严控每一个环节的质量。一节4.5米高的模板,就要检查轴线位置、长、宽、平整度、相邻差、固结程度、预留孔洞、缝隙等大大小小十余项控制精度达毫米级的指标。

狭窄的工作平台被密密麻麻的钢铁丛林包围,置身其中极难行走,刘瑞紧握钢筋的手需要不断地变换着,仔细核对各个部位的尺寸。一节模板检查下来,刘瑞和工人们的工作服经常被完全浸湿,汗水顺着脸颊不停流淌。

“刘工,这次我们干得还可以吧,一会你可以和夫人好好吃顿饭了。”工人们一边大口喝着水,一边打趣道。

刘瑞的妻子和孩子随他一同来到宜昌,四个多月了,一家人一起出去玩的次数屈指可数。

跟刘瑞一样,工地上大部分都是30岁左右的年轻人,为了项目建设,他们离开家乡,远离亲人。

有愧疚,但他们也有自己的“小确幸”:“一座大桥从无到有,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长大一样。”

毕业四年,刘瑞已经参与了北盘江特大桥等好几个大项目的建设:“祖国发展日新月异,给我们带来了事业发展的好机会。唯有认真工作,才能不负青春,不负时代。”

明年伍家岗长江大桥就要通车,之后,大桥建设者们或背起行囊回到自己的家乡,或是开启另一段征程。

但交通日益发达的宜昌,一定会记住他们的付出,感谢他们风雨无阻的坚守。

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陈曦/文

三峡日报全媒记者 王昌明 通讯员 雷伟力/图